《至尊新娘》(主角秦林)全文阅读章节目录_宇星小说网

至尊新娘

至尊新娘 已完结

至尊新娘

时间:2020-09-26 09:37:45 分类:女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流水无情 主角:秦林

流水无情新书《至尊新娘》由流水无情所编写的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秦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悲催的自恋男被迫要跟一个不认识的高冷白富美结婚,有木有搞错!找个落魄小妞来当挡箭牌,先签个契约结婚了再说。看落魄灰姑娘怎么萌翻别扭抗婚男神!...

精彩章节试读:

——无论经历什么样的事情都请不要忘记好好吃饭,只有养好了自己才有精神继续走下去。

林晨曦的第一天上班就体会到了这句话的重要性,好几日因为消沉而没有好好吃饭的林晨曦在做事情的时候明显心有余而力不足,特别是在给客人送酒的时候,那一瓶瓶沉重的酒在托盘上让林晨曦很是吃力,再加上脚上踩着十厘米的恨天高,更加的艰难。

在这间夜店里陪酒女的制服是有着严格的规定的,每位女士都能够得到一件免费的工作服,而所谓的工作服就是一件抹胸短裙,和一双黑皮的恨天高,头上戴着纯白的兔子耳朵,头发披散下来,每次走路因为不适应这样的装束使得林晨曦走的很是不稳。

但是这些在其他客人眼里可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他们只看见林晨曦的屁股在他们的面前扭啊扭,似乎是在邀约着他们要去做些什么事情一样。

有些常客胆大,直接一爪子就摸上了林晨曦的小屁股,林家大小姐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待遇,羞辱感溢满了心头,回头见到的是男人猥琐着的脸,她还得尽力的保持着微笑,每一次为客人倒酒就是在卖弄着自己身体的时候,随着弯腰的动作大片春光全部奉献给了他人。

那些人眼神里的贪婪暴露无遗,林晨曦努力的压制着内心的羞辱感,在每个客人见游荡着,好在有几个看在他是新人的面子上给予了些许的照顾,教导着他那些客人惹不起那些客人可以拒接一些无礼的要求,对于这一点林晨曦很是受教,在内心里一一的记下。然后不断的在吧台和包间之间来回着。

她不断的被人点单自然会遭遇某些来自于人心的嫉妒。

“哎哎,琴姐你看,新来的那个很是霸道!连你的客人都敢抢!”

“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要这么为难人”那个被称作琴姐的女人拿下嘴里叼着的烟,吐出一口烟雾给正圈着她的男人,那个男人的面容猥琐,动作也是一般,手在琴姐的丰满处揉捏着。

琴姐也不做出什么举动,每当男人的指尖触及敏感部位的时候配合着发出一声声浪叫,腰部扭动着不断用她的身体摩擦男人的胯下。

同一样的工作服,在她身上得到了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她没有穿内衣全真空上阵,张开大腿跨坐在沙发正中央的男人身上,用身子摩擦着那个男人,小嘴里不断吐出令人害臊的话语,男人听的很是兴奋,把琴姐就这么按压在了沙发上。

干柴烈火就在一瞬间。

陪在琴姐身边的两个女人已经习惯于这样的事情,看着沙发上旁若无人的吟叫连连琴姐丝毫没有想要躲闪的意思,一时间包厢内暧昧无比。

而这些声音一字不漏的传入到了隔壁林晨曦的耳朵里,她听的是满面潮红,身边的客人注意到了林晨曦的变化,手开始不安分的在她的大腿内侧动作着,她敏感的身子微微发抖,对于客人的这个举动她不知该如何化解,无助的把目光投向其他的姐妹们。

“呦,李总,她还是个雏儿呢,要上可是要竞拍的,要是就这么给你拿走了,妈妈她会骂人的哟。”

一个美女出声阻止了那个男人继续下去的动作,转而诱惑起那个男人,显然那个没节操的男人一下就把目光集中在了替林晨曦解围的那个女人身上。

“以后要是遇上类似的事情你就这么说,那些男人会看在妈妈的面子上放过你的,毕竟处还是值不少钱。”另一位女人上前小声的提醒着林晨曦。

她感激的冲着她们点头。同时内心松了一口气,就是说如果过的好些的话,说不定可以保全好自己。而其他两个女人见到他这般,忽然齐齐的叹气,像是想起了什么,目光中带着怜悯和无奈。

进入到这里的女人,又有几个会是干干净净明明白白的走出去,而又有几个会不贪恋这里的奢侈,又能有几个不屈服于权利,不屈服着这个乱七八糟的社会和世界。

第一天的工作林晨曦在大家的帮衬下过的还算顺利,但是不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就在快要下班的时候,正在收拾着桌面的林晨曦一不留神把一个酒瓶给打碎了。

“这可是陈年红酒,得要搭上三千。”

说着话的女人正是之前被人称作琴姐的女人停在了林晨曦的面前,做的漂亮的指甲指着地板上的残渣,高昂着头颅鄙夷的对着林晨曦说出这句话。

“这酒顶多就是五百!”林晨曦毫不示弱的回击,在现在这个敏感时期,林晨曦对于金钱的执著程度令人发指,再加上原先的富裕生活,她轻易的就能够得知这瓶红酒的市场价位和进口价位,对于这些她是相当有自信。

琴姐脸上露出诧异的神情,而后一点点恢复回了之前的面瘫脸。周围的人都看着不敢上前,有些小姐在琴姐的背后对着林晨曦比划着,可惜对方没有看见,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琴姐。无论怎么样,林晨曦的曾经毕竟也是大小姐,骨子里的高傲和倔强无法被抹去。

而这些在这个需要低头和奉承才能够顺利活下去的地方是一点用都没有的,甚至可以说成是累赘,因为这样的累赘而让琴姐本就因为她抢走客人的事情很不爽的心情直接上升到了厌恶,眉毛一拧,带着身边的两个小跟班直接离开了原地,在这个时候才有几个小姐敢上前。

“林晨曦,你麻烦了,琴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在这里,客人就是老大,而她手上有很多的客人,所以妈妈也对着她有三分礼让,你这样麻烦了!”

显然林晨曦还没有想到这个的危害性,脑中混沌了一下,等回到家梳洗完才明白了她的话,内心祈祷着那个女人最好不记得这件事,要是真遇上麻烦那就忍忍因该就会过去了。抱着这样的想法,她第二天照常上班,但是麻烦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个琴姐就没有给她好脸色。

接下来的事情更加的离谱。

“对对不起!”林晨曦急忙拿出抽纸给擦着身上的水渍,而那个人捏着林晨曦的下巴,被迫使得她高昂起头颅,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林晨曦,嘴角上挑,勾出欠扁的笑容。

“这是道歉就能够解决的事情吗!”那个男人的怒吼声吓到了外头的人们,女人闻风刚来的时候现在一片狼藉,酒瓶在地上被摔的粉碎,汁液流了一地,散发着葡萄酒的香气。

事情发生的很是简单,那个男人被大家称作龙哥,是这里的一个地头蛇,没人敢惹,也是琴姐的老顾客,不知为什么今儿突然找上了林晨曦,指名道姓的要求对方给自己倒酒,却没有想到林晨曦在送酒过来的过程中,被琴姐一绊倒,酒一股脑的全部都洒在了龙哥的身上,原本洁白的衬衫沾染上颜色,显得格外的滑稽。

林晨曦知道,在抬头的那刻她看见了琴姐的笑容,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琴姐主导的,但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妈妈桑在不断的劝慰着龙哥而龙哥不依不饶的和妈妈桑闹起来。

扯着自己的衣服对着女人一顿怒吼,吓的女人往着琴姐的身后缩着。在这间店里,谁不知道龙哥迷恋着琴姐,甚至有想要把琴姐娶走的想法,但是琴姐不干,依旧和那些男人发展着关系,而龙哥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着琴姐的所作所为。

在龙哥点林晨曦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对于林晨曦一来就有客人不爽的小姐抱着看好戏的心理不让其他人点醒。

林晨曦被夹在两个人的中间,紧紧咬着下唇没有发声,她知道这一劫她是躲不了的。

“这个女人弄坏我这么昂贵的衣服!还不让我摸两把!她以为她是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出来卖的,比她漂亮有气质的比比皆是,嘿,我听过,你爹涉嫌非法营销才进监狱破产的,你是她女儿也不是什么好鸟,出来卖也活该!还装什么清高!阿琴!给我教训她!”

听到龙哥这句话,琴姐带着龙哥的两个手下走到了林晨曦的面前,那两个大男人按着林晨曦的肩膀,琴姐一巴掌就这么抽上去,清脆的耳光声回荡在整个大厅里,林晨曦白皙的小脸蛋上立马就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手掌印,林晨曦紧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泣出来。

在这里,没人会同情哭泣的人,只会被当做笑话看。

“啪——啪——啪——!”

琴姐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落下,打红了林晨曦的小脸蛋,而她在被两个大汉的压制下根本就不敢说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着,紧紧咬着下唇不敢发出声音,女人在一旁看着有些心疼,劝着龙哥,龙哥的眼神色眯眯的在林晨曦的身上走了一圈。

“这样吧,你也不要说我不近人情,看在我在你这里待了这么多年,你做人还不错的份上,叫这个女人吧我身上的酒给舔干净了就好,还有她还是一个处吧,这样,我不和你多说什么废话,我出一百万买下她这个处子身,这样对你也没有什么害处。

龙哥的话传入到林晨曦的耳朵的时候,无异于听见了爆炸一般,浑身在颤抖着,眼泪终是流了下来。这句话的意思她很明白,那个女人也是,虽然林晨曦的身子在其他客人那里能够获得更多的钱,但是如果这样就能够平息龙哥的愤怒的话,她倒也是情愿。

立马唯唯诺诺的点头哈腰,和龙骨道谢着。琴姐也停下了扇巴掌,狠狠啐了一口唾沫在林晨曦的身上。高昂着头颅走回到了龙哥的身后坐下,一点都不担心如果林晨曦和龙哥做了万一她地位不保。

那些人对于琴姐也是很恭敬,又是点烟又是敬酒,林晨曦被按跪在了龙哥的面前,红肿着的脸布满泪痕,一人按着她的脑袋往着龙哥身上凑,她紧紧咬着下唇不说话。

这一劫真的逃不过了。

“你们一堆人欺负一个弱女子有什么意思吗?”

这句话像是拨开黑暗的曙光一般,出现在林晨曦的耳畔,她循声看去,瞪大了眼。

叶棣华不喜欢夜店这种地方,这也是他经常会被秦天明嘲笑成小屁孩的原因。对于这一点,叶棣华表示他是有情感洁癖而不是什么害羞,更不是害怕那些女人跟牛皮糖一样动不动就黏上来,用娇滴滴的声音劝着他喝酒。

这些都不是事,重点在于叶棣华的傲娇小属性使得他对于夜店这种散播不良风气并且一堆大肚子男人聚集地,还有那些阿谀奉承的话都让他受不了,最后这种应酬都被推到了秦天明的脑袋上,叶棣华去的目的只有最后的一句总结和签字,附带压场技能。

秦天明对于这一点倒是少有的没有发出抱怨。他虽不喜这类地方,倒也没有叶棣华那么的排斥,对于里头那些香醇的葡萄酒很是满意——特别是花着公家的钱喝着这些葡萄酒的时候,让他觉得口腔里的那股子酒味更加的香醇。

作为一名对于红酒有着特殊癖好的男人,秦天明表示夜店里最吸引他的就是那些有的没的酒的,那些高档的餐厅里有的夜店里也不缺,甚至更多,但是对于夜店里的那些小姐,秦天明和叶棣华一样消受无能,他们甚至有一次被女人缠的烦了,假装是在一起的好基友,来甩走那些女人。

没想到的是,在第二次去到那间夜店里的时候,原本会上前的女人们全部都退到了一遍,上前来的都是些妖娆的男人,挑眉冲着他们妩媚笑着,时不时的伸手抹唇做出诱惑的姿态,吓得叶棣华鸡皮疙瘩蔓延上了全身,直接躲在了秦天明的背后。

秦天明身为叶棣华最好的防护盾,很尽责的拉着叶棣华的手对那些女人说,这个人已经是他的所用物,其狗血程度和那些总裁文没有两样,那些男人大概是被秦天明坚毅的眼神给吓到了,很快的就离开了叶棣华的周围,但不幸的是,秦天明的周围多出了很多形形色色的男人。

秦天明对叶棣华抱怨这些事情的时候,叶棣华故作羡慕的说“我的小秘书你实在是太厉害了!难怪我每次见到你都有着心动的感觉!原来是因为你高尚的人格魅力!那些男人那些可恶的男人怎么可以和我来抢你!你是我的!我的!”

秦天明嘴角一抽,拿着文件夹一下拍到了叶棣华的脑袋上。在此之后叶棣华的攻君地位不保,而这句话也流穿在论坛内的各色文章上,叶棣华的恶趣味就是每次帖子有更新的时候就会打电话给秦天明,有着一种要瞎大家一起瞎的精神。

秦天明很是无奈,对于他居然有这种的上司他实在是觉得很是可恨,可是看在工资上,秦天明决定把这些全部都吞咽在肚子里。然后微笑的用着文件夹招呼着叶棣华的脑袋期待着这个男人什么时候最好傻掉,然后换一个靠谱的上司。

这件事情他在不断的执行中,不过日子和工作还是需要解决我过下去的,所以秦天明再次把叶棣华扯到了夜店里,这次跨入其中的时候发现气氛不对劲,平时那些欢脱的音乐经常会使得秦天明的脑袋疼上好几天,可是这次音乐的声音减少许多,那些人的嘈杂声也消散。

里头相对于平时安静的有些可怕。

秦天明好奇的询问了一下原因,才知道是新来的小姐惹祸,两人没有想要理睬的打算,而是拖来一个服务生询问着之前预定的位置,得到的答复是那位客人没有来?!——

抱歉秘书先生,老板临时有事要推掉今晚的约会,这个消息我现在才收到,所以你们别去了!

之后是短信的到来,秦天明无奈的看着这通带着女孩子撒娇气息可是对方明明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的短信,有种想要摔掉手机然后把对方揪出来狠狠的痛扁一顿的想法。在公司里,只要是秦天明的手下,除非是女的,否则都有被秦天明狠狠教训过的经历。

无论是多么五大三粗的男人想到这个遭遇之后都会萌发出奇异的少女心,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很有爱的——譬如叶棣华,在他们遭受到这些后给予工资的安慰。所谓的暖男也莫过如此!

殊不知这是秦天明教授给叶棣华的伎俩专门用来收买人心。不过这是后话了。

没有见到客人的叶棣华和秦天明已经习惯了这种被放鸽子的感觉,挑了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坐下,点了两瓶葡萄酒两个男人就着这样喝了起来,之后随着吵闹声的扩大,上了点酒劲的叶棣华有些不满了。

“有意思吗,这样欺负一个女的”他这么嘟囔着站起了身子,往着那群人堆里走,秦天明急忙在他身后跟着,看着他步伐有些拖沓的模样默默的有些不安。

随后叶棣华拨开了人群挤入中间,在看见那个跪在男人面前的女人的模样之后,酒劲瞬间消失大半,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那个紧咬下唇的女人。

直到那个张狂的男人对着林晨曦说出一百万的时候,商人的本能使得叶棣华回神。他记得起来林晨曦那张娃娃脸,那种富有中方女性美感的脸在现在这个喜欢锥子脸的社会里已经很少有,于是叶棣华对林晨曦的记忆就更加的深刻。

在这里遇到也不知该说是缘分还是巧合。

想着上次害这个女人卷入到他的事情里——虽然有一半是这个女人主动进来的,但是没有解释清楚也是他的错。看着女人被这个男人这样侮辱,还有那被打肿的脸庞,叶棣华也没有想多,上前拍了拍龙哥的肩膀。

相关内容推荐:

发条橘子

编辑发条橘子点评:

《至尊新娘》比较客观,分析到位,目前没有重大bug。文笔情节自然流畅。值得一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女生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至尊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