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萌妻:冷情帝少求不撩最新章节在线试读 郎镜阴森大结局无弹窗_宇星小说网

冥婚萌妻:冷情帝少求不撩

冥婚萌妻:冷情帝少求不撩 已完结

冥婚萌妻:冷情帝少求不撩

时间:2021-02-26 15:31:39 分类:灵异 来源:落初 作者:灯笼芯 主角:郎镜阴森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灯笼芯的原创小说《冥婚萌妻:冷情帝少求不撩》,主角郎镜阴森,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鱼小仙掐指一算,哟,今儿个是紫气东来路遇贵人的黄道吉日啊!赶紧拾掇拾掇出了门。然后——贵人拉着她的手说:老婆,终于遇见你。贵人搂着她的腰说:老婆,我们结婚吧。算无遗策的铁口神算,扶着惨遭揉捏的小腰,转身要逃已经来不及。所谓天灵灵地灵灵,真是急急如律令送来个真·霸道·如意·俊俏好郎君。且看腹黑大尾巴狼与毒舌小花鲤鱼,如何退散魑魅魍魉,收获它个丰收美满天赐良缘!读者群:157950973

...

精彩章节试读:

迟小鱼被他绝尘容颜上那一闪而过的笑意又给晃了下心神,心里嘀咕——要完啊!声音绝顶好听还是个史诗级颜!

正心里嘀咕呢,那队哭天抢地的哀乐队伍,已经踩风迅速来到了两人面前!

阴寒冷气,铺天盖地。

迟小鱼手中的桃木剑,散出更加锐利的光刺。

郎镜转脸,这才发现——这哪里是一个活人的迎亲队伍!

分明这吹乐的鼓手,撒钱的妇人,抬轿的轿夫,全都是一个个描眉画唇的纸人!

尤其是那个守在轿边的喜婆!

满身大绿,头顶一抹鲜红纸花,脸蛋两侧夸张的两坨红艳艳的胭脂。

在这夜色寒凉的诡异气氛里,无端多出许多可怕惊悚的神态!

那喜婆抬手就朝郎镜抓来!

身旁迟小鱼霍地伸手一挡,桃木剑锃然刺出——哗啦一声,纸人的手臂被刺穿而过。

纸人的手臂顿时被一片火光包绕。

“啊!!!”

一声凄厉尖叫,刺得郎镜耳蜗一阵蜂鸣。

那火光顷刻将喜婆纸人吞没得一干二净,燃起的热度,同时刺激了周围那些森森盯着郎镜的纸人。

“咚!”

黒木棺椁那边又发出一身沉重闷响。

所有纸人齐齐涌上。

迟小鱼唇侧浅笑倏冷。

握着剑柄的手指骤然用力,猛地咬破舌尖,朝桃木剑上,吐出一口血水。

“噌!”

分明是木剑,却陡然发出金鸣龙啸之声!

莲光爆起,仿似那观音座下那普度众生的水莲,朝四周散出层层叠叠的金芒。

郎镜眼睁睁看着那些凶戾的纸人,在金光散逸中,风化成一张张齑粉般的纸灰,无声散落。

少女在那片斑斓四起的金芒之中,如同缓缓坠世的仙子,美轮美奂。

郎镜深瞳微缩。

正这时,原本一直龟缩在棺材那边的黑影,如鬼魅一般,疾速冲了过来!

眼看着是朝着迟小鱼背后的方向冲去。

郎镜眉头一蹙,下意识往迟小鱼的背后一挡。

却不料,那被纸人丢在一旁的喜轿里,同时蹿出一个白骨森森的身影!

“桀桀!”

迟小鱼早察觉那黑影与喜轿内的鬼骨异动,做足了十二分的防备。

见那黑影扑来,立刻仗剑相迎。

却不料,那黑影只是声东击西,鬼骨倏地蹿至她身后,一抬手,就抓住了不知何时到她身后的郎镜!

她一剑将黑影刺了个洞穿,再抬起一脚踢飞,回头,就见郎镜已被那嶙峋森然的骨架,恶狠狠地朝喜轿那边拖去。

偏这天煞孤星还真有些能耐,那鬼骨可是大邪之物,这么生拉硬拖,也只是将他拽离了自己不过两步远。

再看那男人,面上毫不惊慌,甚至还能抬起一拳,狠狠地砸在了鬼骨的头颅上。

生生将那鬼骨的头,打得‘咔嚓’一声,直直转了个三百六十度正好一个圈!

鬼骨似乎没料到会中招,愣了下。

迟小鱼却握着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郎镜听她笑,竟不知又从哪里生出胆气,飞起一脚,一下踹向那鬼骨腿部。

“哗啦啦。”

前一刻还森然可怖的骨架子,一下就散落成一堆破烂零件儿!

迟小鱼朝郎镜竖了竖大拇指。

郎镜还有点不好意思,微微笑了下。

往她跟前走。

然而,才跨出半步,那落在地上的一只白骨嶙峋的手骨,突然抬起,一把抓住了郎镜的脚腕。

郎镜一个不防,猛地朝前跌去。

正好扑在两步开外的迟小鱼跟前,一下子将人抱了个满怀。

两人齐齐倒地。

都是愣了。

头顶的月夜血色渐渐褪去,如水的月光倾泻下来。

四目相对。

唇齿……交贴。

郎镜的第一反应是心动——嗯,很软,很甜。

迟小鱼的第一反应是发懵——好像发生了很恐怖的事情?

然后,就听头顶,有个诡异森森如咒如怨的声音响起。

“幽冥有亲,汝来求缘。但结双亲,生死不弃。阴入门,生有姻,今日结缘,他日成婚。”

两人交贴的唇齿倏然一痛,似有一股血气涌入。

迟小鱼澄眸一瞪,一把推开身上的郎镜,看向半空。

那黑色的棺椁上,坐着一个漆黑的人影,旁边是那已拼接回去的鬼骨骨架。

阴桀桀的声音从那圆盘的月亮上头传下来,“小娘子,你毁我姻缘,我便还你冥婚。祝你们早日成亲,不人不鬼,不阴不阳!桀桀桀——”

迟小鱼面色铁青,恶狠狠地擦了擦嘴唇,那血气,却早已入了肺腑之中。

她咬牙,又转脸,瞪身旁站起来的郎镜。

郎镜有点尴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刚刚那鬼气森森的最后一段话,他还是听明白了。

冥婚?

他跟这少女被人下了冥婚的咒语么?

静默片刻后,低声问,“你,不是……人?”不然怎么能结冥婚?

“你才不是人!”

迟小鱼跳脚,几乎要气死,可又做不出骂人的话。

毕竟这事前后只因为她疏忽大意,没料到这百鬼血月夜,竟然会出现一个天煞孤星!

这才有了这后头的一桩桩一件件。

她深吸一口气,又从百宝囊中掏出一支朱砂笔,在手心里画了几笔。

然后,看了郎镜一眼,抬手,气闷闷地说:“手给我。”

郎镜看她的样子,像足了一只吃瘪又发不出脾气的小猫儿。

顿了顿,握住少女伸出的手。

软软的,暖暖的。

掌心贴合。

迟小鱼五指一收,贴合处,一阵寒凉异感倏然蹿至皮肤血脉之下。

郎镜低眸,看向两人交握的手。

就听耳旁少女轻念,“凶秽消散,道气长存。?急急如律令!”

咒声如吟,绵软空灵。

寒凉之后,又是一股酥麻刺痛。

郎镜微微蹙眉,然后,手被松开。

翻开手心,看到手中一片金红之光。

迟小鱼对准那光用力一拍。

“啪。”

光亮消失,还是郎镜原原本本干干净净的手掌。

他抬头,看面前的少女。

少女抿唇,默默地揉了揉拍痛的手,瘪嘴,“这是驱阴咒,可以解开这冥婚咒,你回去后记得用艾叶熏一熏,最近少走夜路。”

然后又自言自语了一句,“以为这样的肌肤相亲就能下冥婚咒么?哼!”

肌肤之亲……

郎镜想起了刚刚那个意外的亲吻,问:“那……”

“你不要说话。”

迟小鱼抬头瞄了他一眼,撅嘴,“都怪你,累死我了。”

郎镜看她,小小的一个,站在自己跟前,低头就能看到她乌黑的头发,也夜色与月光下,泽泽生辉。

很想伸手过去,安抚地揉一揉。

然后,就见少女转了个圈,对准路口的方向,轻轻一跺脚。

“嘟嘟——”

车流声一下子从路边传来。

前一刻还月凉如水的夜,以肉眼看见的速度,缓缓褪色。

周围的城市,又恢复了那个见惯了的日常清晨模样。

连天光都亮了。

郎镜转脸。

看到走过路口的少女,回过身来,朝他挥了挥手,然后转过拐角,不见了。

郎镜揉了揉眉心,朝另一头走去。

两人离开后不久,楼角阴影的地方,有阴森森的声音传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这天煞的冥婚咒,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解开!娘子,你且等着为夫用这天煞孤星和缺命天师的阳寿来给你续命吧!桀桀桀——”

相关内容推荐:

不老松

编辑不老松点评:

《冥婚萌妻:冷情帝少求不撩》本书的构思很新颖,但是就是把主角写得太无敌了,所以文章显得有些空洞,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希望作者继续加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灵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冥婚萌妻:冷情帝少求不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