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域弥屠全文阅读大结局精彩阅读】主角王钟楼_宇星小说网

诡域弥屠

诡域弥屠 已完结

诡域弥屠

时间:2020-09-28 10:25:50 分类:灵异 来源:落初 作者:宸哲 主角:王钟楼

完结小说《诡域弥屠》是宸哲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钟楼,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古有灵犀官、识灵官、使灵官、驱灵官、御灵官、抚灵官,六位灵媒正官,还有两个邪官,一个就是丧灵官,再有一个是噬灵官。合称八部灵谋天授神官,专事人间鬼怪。方临风为天授灵犀官,却因封印未解,时时为鬼魅所扰。一日突得谒语:  知天为命,授业为谋,仙道自然,法则乾坤!  世事多厄,渡厄飞升,白骨七绝,阵助昆仑。  同时他所在的C市惊现惨案,命案现场鬼影绰绰……    新书《符文密码》已经发布,欢迎各位书友前去捧场……

...

精彩章节试读:

景秧今天忙得快断气,景宏大厦出的命案太惨烈。一十三具尸体,部分还是在睡梦中被人挖去双眼流血致死,这里面还包括七名保安员。没有其它伤口,但眼睛处的创口却是参差不齐的割裂开,如同是个新手用一把钝刀割出来的。

而房主,也就是开发商王全武,他是唯一死时摆了造型的。看得出凶手对他是特殊照顾过,因为法医证实他应该还活了一段时间。这点景秧也能看出来,王全武是被人绑住四肢,拉成大字形挂在他家全景落地窗上。在堪比防弹级厚度的玻璃上,有因为挣扎而飞溅出来的血滴。

王全武是本地人,九十年代初还只是个泥木工,听说他先是做了包工头。在这期间认识了某位区领导,然后他的业务量随着这位领导步步高升而逐年增长,直到后来接下这个市里的重点工程,对棚户区拆迁,建成C市地标Xing高楼。当然这都是坊间的传闻,景秧也无从查证,只是听一位同事悄悄告诉他,当王全武的照片送到市政大楼里,让这位现今主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看到时,他的心脏病发了。

他们自然知道这里面有问题,但景秧分析过案情,应该与这位大官无关。凶手是位心理素质极高的变态,他之所以割出如此参差不齐的创口,完全是为了让死者承受更大的痛苦。而且王全武有一米七九,体重在一百公斤以上,要将他悬在离地一米的窗子上少说也要有三个成年人才能做到。但现场勘探的结果是,只有一枚带血的脚印被证实是凶手的,也就是说现场留下的证据说明凶手只有一人。现场痕迹专家要明天才能到,就是上次在小楼时义务帮助的赵传海,他是全国刑侦界的名人,这次是省厅直接要的人。

为什么要他来!因为省厅的几个领导都不相信市局专家的判断,就算其他人都是在睡梦中被谋杀的,但光凭王全武一人,就没有单人作案的可能。

现在是晚上八点半,景秧还有省、市高层领导都在场,他们正在开案情研讨会。

案件分析已经基本过完,现在开始讲话的是省厅的邢鲲鹏厅长。

“下面我来做总结,首先我要严厉批评市刑侦队队长景秧同志,作为一名从基层上来的公安人员,在不明情况的前提下擅自下令开枪,对景宏宾馆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这是不能原谅的失误,希望会后景秧同志能作出深刻的检查。这是件Xing质恶劣的刑事案件,在党的领导下,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我们……”

邢厅长的话还在继续,景秧偷偷擦掉额头上的冷汗,他早就听说厅长与许老师不合,没想到这次落在他手里。还好许老师也在坐,在邢厅长开始发言时,他已经看到许老师向旁边就坐的省领导倾了倾身子,还相互耳语几句,然后这位省领导对景秧认真看了看。

这就是**,景秧本无心此道,但他深深的知道一件事,**的白点越少,黑暗的区域就会越多。许Chun生老师可能算不上完美的好人,但他至少知道**,记得当初许老师曾说过一句话,先要学会自保,才能保一方平安。

厅长的长篇大论还在继续,但景秧却在想案件,七名保安员倒在王全武家门口的岗位上,现在尸检报告还没出来,但法医初步估计是中毒晕迷后割眼所致的失血死亡。而其他人则是都死在床上,死亡时间在凌晨三点至四点间。现场没有搜到作案工具,景宏大厦一楼至顶层的所有监控都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当然不包括王全武家门口的监控,在这个时间段里视频设备被严重干扰,无法提取任何有用信息。

凶手是个极其狡猾的变态,现场的大多数财物没有丢失,唯一遗失的是只密码箱。密码箱中很有可能是王全武昨天提取的一百万现金,目前还不知道他提取大量现金有何用途,但景秧不相信凶手是为了钱而作案,因为王全武新娶的老婆手上有枚三十多万的钻戒并没有丢失。他总是忘不了王全武吊在落地窗前的场景,应该这才是凶手最终的目的。

可惜现在省厅已经基本认定凶手是抢劫杀人,景秧能起的作用非常有限。

要说今天最让他头痛的事还是方临风遇鬼,而他开完枪后才发觉事情不能简单处理。让省市的领导相信有僵尸,比让他们相信2012是末日更难。所以他把事情的真相掩盖了,只说发现有白影向他们袭击,因为担心凶手就隐藏在些,这才下令开枪射击。

而被他们打成为筛子的是楼上失踪的王全武的女儿,十九岁的王娟亭。幸好法医说这个女孩也是死于凌晨,可能她当时并没立即死去,而是在痛苦中一个人走到了下面。否则他和几个特警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要知如果报道说六警察开枪射杀命案唯一幸存者,这可就不是普通事件。

景秧现在真是头疼得厉害,一桩桩的案件发生,还牵扯出灵异事件。他真的想请个大师来做场法事,招个魂来问问也比现在要有眉目。可惜这也只是冷得不能再冷的笑话,他也只是在给自己减压。

厅长的总结报告做了一个小时才完结,比专家的话还全面,而且还不带重复的。散会后许Chun生老师找景秧说了几句,重点是让他这段时间多搜集证据,尽量不要作出自己的判断。

看来老师是发现什么情况,只是不好讲明。他自然知道老师这是在保护他,他深知自己官道不精,赶紧向老师作保证。

回家的路上他想着还是应该找方临风了解下午的情况,虽说这次不是他唱主角,可再怎么说他也是市局的刑侦队长,现在还是6·14专案组的副组长。

看了一下时间,快到十点半了,这小子应该还没睡。他知道方临风是个夜猫子,不到凌晨是不会睡觉的。

从市局到方临风家,这个时间段时最多十几分钟就够了,看着路上的稀疏的车辆,景秧将车窗打开来,今晚的风有些凉,感觉上比白天低了十来度。怎么没听气象台说有降温,景秧又关上车窗。

方临风住的小区有段路路灯坏了,景秧开了远光灯照明。刚一打开远光灯就看到前方有个白影,和下午时他开枪打的一模一样,这让他惊出一身冷汗。

景秧的胆子算是大的,但还是在没准备的情况下吓到。他一脚踩着油门,一下就从白影旁边冲了过去。但就在交错的瞬间,他似乎看到白影前面还有一个人在跑!

景秧这时的车速在七十码左右,再往前十来米就是小区的大门,他赶紧一打方向盘,同时右脚踩在刹车上,刺耳的刹车声在黑夜里传得很远。

景秧跑出车来,手习惯Xing的放在腰间的枪套上。这时他的车灯并没有关,车子又横在路中间,余光正好能看清跑过来的人,竟然是方临风。

看来他已经跑了不少路,有些喘,但当他看到景秧还是松了口气。要知他从风琳那里出来后,一听到这声熟悉的呼唤,就开始在跑了。

但这该死的东西一直在后面追,好几次差点趴在他背上,如果不是这段时间在锻炼,他早就只能躺在在地上等人来抬。他真的不想跑,可今天他已经逼了几次真火,就在他刚一听到呼唤时,也准备再逼一次,但无论他怎么逼,就是只感觉到全身发凉,一点热量也逼不出来。

他知道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所以很爽快的选择逃跑,保命才是真理!

当时他也知道身后来了车,但他更知道一般人根本对付不了身后的东西,他想的是跑回去,他还有大黑在家。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景秧,这个时候景秧出现还真他救苦救难的活神仙。

景秧没有第一时间开枪,邢厅长的话对他产生了心理负担,他只是摆出威严的姿势,将手指扣在扳机上。

白影有些模糊,看上去像是人形的白雾。等两个大男人聚在一起后,白影看来也有些忌惮,只是悬停在离他们两米的距离,也不离开。

“我说老哥,你怎么尽遇到这些东西啊!”

“我说老哥啊,你以为我想啊!”方临风反正在景秧面前也不是第一回这么狼狈,也没打算整理仪表。

“好吧,看来我要做你的专职保姆才行。”两人说着话,实在是为了稳住慌乱的心态。

“嗯,好吧,可我没钱付的。但提供住宿。”方临风边说边再次尝试调动体内的热流。

白影看来也在凝形,两人已经能看出白影的脸上有五官呈现。

就在这时,一团黑影从路旁的树丛中窜出来,无声中快如闪电般扑向白影。景秧差点就走火,还好方临风有感应,一抬手将景秧举枪的手托起。

白影被隐藏在树丛中的大黑一扑,有一缕如线的轻烟很快的飘散在空中,两人都感觉到明显的身周若有若无的压力消失了。

“喵呜!”大黑原地转一圈,走到方临风身旁用嘴蹭了蹭了他的裤腿。

“没事了吗?”景秧也惊出虚汗,有点不敢相信的拿着枪向四周望。

“应该是吧!”

两人都没再说话,其实最后一刻,他们都看出白影凝成的面容,就是下午时的那个白衣,而景秧还知道白衣名字叫王娟亭。

相关内容推荐:

蒂德莉特

编辑蒂德莉特点评:

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灵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诡域弥屠